走近音乐海报艺术家

        George Manta出生在马德普拉塔,距布宜诺斯艾利斯约400公里,是阿根廷重要的音乐中心,同时这座城市也是更为人所知的是一个海滩度假胜地。Manta就生活在这里,他充分发挥着这座城市赋予他的艺术天赋和设计才能,在当今数字化设计统治的时代,他坚持自己的风格,使用丝网印刷,独具匠心。尽管困难重重,但Manta已经开创了一个成功的职业生涯,这使他与Devendra Banhart、Courtney Barrett和Mac Demarco等艺术家合作,成为音乐海报设计界的知名设计师。这对于一个最初在马德普拉塔视觉艺术学校为朋友制作传单“de onda”的孩子来说,几乎是个奇迹。

        作为阿根廷80年代典型的童年时期,Manta很早就有了设计灵感。“当时我还是个孩子,房间贴满了海报,以电影和乐队为主题的海报和插图很时髦,我有很多,”他回忆道。“我喜欢看着这些海报,即使当时我不明白这些图像是如何制作的,关于排版、颜色等等更是不知所云。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海报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被植入了我脑中的某个地方。”与此同时,他对音乐世界产生了特殊的兴趣。如果年轻的George Manta被问到他年纪大了以后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答案将是成为一位成功的音乐家。
        到了90年代末,Manta开始在马德普拉塔的视觉艺术学院学习。在那里,没过多久他就有一条明确的职业道路。“我和学校的同学一起组建了自己的乐队,我是其中最有吸引力的,大家都让我为音乐会制作海报或传单。”

        逐渐George Manta的名字开始在演唱会、海报和传单中获得越来越多的认可。他的客户群体开始扩张,首先进入布宜诺斯艾利斯,然后出乎意料地,在国外也得到了拓展,这要归功于全球首批真正起飞的社交媒体平台之一:MySpace。“在这段时间里,我可以真正地与整个世界联系起来,法国、德国或是美国,距离都不是问题,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甚至会在柏林墙上看到我的一些海报照片。”
        Manta开始尝试绘画和雕刻,他逐渐发觉学术研究对他的发展也很重要。例如,他了解到学习Adobe的Photoshop和Illustrator很重要,但这些技能在没有好的设计灵感的情况下毫无意义。那些年也是他与当地艺术家建立友谊的年代,他们大多数人都认为他是合作者,而不是竞争对手,这个想法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会派上用场。在那些年里,他也逐渐固定了自己的个人艺术风格,这种品牌的饱和色彩和超现实主义意象已经成为他的标志。

        他的真正突破来自Indie Folks,这是一家制作公司,旨在通过将国际独立音乐家带到阿根廷演出来填补当地音乐界的空白。到2012年,经过几年的低潮,由José Latalist和Alejandro Ban创立的公司筹备了在Niceto举行的两场音乐会,并决定全力推进,Manta在那里伸出援助之手。“瑟斯顿摩尔和库尔特维尔来到布宜诺斯艾利斯时,是我职业生涯的一个跨越,”他回忆道。“那是我第一次做一张真正专业的海报。 Ale(Ban)是我乐队的经理,他让我做海报,因为他知道我一直很喜欢Sonic Youth。这就是我与他们关系的开始。”不久之后,Manta成为Indie Folks鼎盛时期的首选设计师。即使他的职业生涯正在崛起,他仍然面临着巨大障碍。“我确实很得意自己的作品,但在一些活动中只能卖掉四五张。人们会来展位驻足,我会告诉他们每部作品的价格,但人们都认为它们太贵了。大多数人并不知道丝网印刷是什么。”

        在他与Banhardt音乐会令人失望的经历之后,Manta尝试和一些其他的艺术家合作,比如Santi Pozzi和Mariano Arcamone,与像上述Indie Folks这样的公司联手开始“教育”消费者关于音乐海报的历史。“人们开始意识到我们所做的不仅仅是一种沟通,而且也是一种原创作品。你在同一时间从音乐会和艺术品中获得纪念品。”战略开始得到回报,不久之后,Manta和他的同事开始从他们的手艺中获得真正的利润。最近在Niceto举行的Courtney Barnett音乐会,Manta出售了40个丝网印刷品,所有这些都在几分钟内售出。

        到2015年,Manta终于收获了他辛勤工作的回报。他对古斯塔沃·塞拉蒂(Gustavo Cerati)进行了集体致敬,创造了一张Lisa风格的海报,至今仍是他最畅销的作品,也是人们通常从他不断增长的创作武器库中认出的作品,他成为当地乐队中家喻户晓的名字。Manta得到了许多国际艺术家的认可,他甚至开始与耐克、Vans和Axe等重量级全球品牌合作,同时保持他独特的风格和尽可能多的创造性余地。“幸运的是,在我与品牌合作的项目中,我都拥有完全的创作自由,从未遇到过任何问题。现实情况是,品牌使用了许多艺术家希望拥有的资源,所以我非常幸运,他们喜欢我的工作。”

        除了他的成功,Manta拒绝变得骄傲,他不断寻找挑战自我的方法。“我不喜欢长时间保持冷静”,他笑着说。“我喜欢一直做的事情,我不想达到一个让我感到无聊的地步,我觉得这就像是一份工作,所以我总是在寻找替代方案。”从这个意义上说,他甚至打破了伴随他的教条。他表达了对墨水不懈的热爱。“我的目标是让墨水生存而不是消失,我也一直在做一些增强现实的东西,包括我做的David Bowie海报。我喜欢虚拟和真实之间的关系。”他也在涉足面部过滤器,例如,上周刚与摇滚乐队Babasónicos合作了一个这样的项目。
        George Manta在其职业生涯中面临的所有起伏中,他不仅设法创造了一种轻松识别的风格,在平衡两种**的同时也做到了这一点。“直到今天,当我受委托制作海报时,我戴上艺术家的音乐,让我的神经元浸泡在那些冲动中。我的每一部作品都充满了情感,他们都非常不同,但他们都有前后故事,创作过程,印刷过程,以及我可以在粉丝和艺术家中观察到的结果,我非常享受这个过程。”




图片来源:网络


<

转载本网稿件,原则上需要书面授权,不得篡改稿件主题。本网随时有权要求第三方停止侵权行为。

本网所载内容或图片,若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hryzx.com

时间:9:00-18:0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