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故事:出租车司机手停口停 叹蒙面人比黑社会还凶

  今年36岁的香港的士司机阿翔(化名),父母退休,妻子怀孕7个月,家中的经济来源只有他一个,从香港发生修例风波以后,每个月的工资收入减少了三四成,生活受到极大的影响。他说每个人出门都提心吊胆,生怕遇到这些人,怕被袭击。在他看来激进示威者对于香港的影响太大了,上一次这么严重的时候是“SARS”期间,但“SARS”只是病毒,注意个人卫生就可以度过难关,但这一次的激进示威者比“SARS”更令人绝望,行为比病毒更恐怖,希望社会赶紧平息。

  【同期】 香港的士司机 阿翔(化名)

  我们好多作为的士司机都是基层市民,家里都有老婆子女,有家庭开支要去应付,所以变相,我们的士行业现在就很艰难。

  今年36岁,是一位职业的的士司机,平时就开夜间的,开了大概一年左右,都是(下午)5点至(早上)5点,或者(下午)6点至(早上)6点。都挺累的,因为12个小时,很多时候,吃饭也在车里,因为怕离开车会被抄牌。多数吃饭(在车上),除了大小便就没办法了,真的要下车。

  作为我们的士司机,当然收入上面的影响是最大的。因为这个示威游行,影响到道路的正常运作,有堵路的情况,很多时候我们做职业的士司机的,时间就是金钱,如果在马路上堵塞着,我就只能停在这里。我们的收入就当然少了。相对来讲,再加上最近(来)香港的旅游警示提高了,世界各地的旅客其实是少了很多,来香港,对比起风波前少了很多,对我们的收入有直接的影响。

  6月到现在,风波一开始,对我们收入的影响,我保守估计都有三四成起码,(每个月)少了几千块的收入。

  我家里有爸爸妈妈,已经退休了,太太现在没工作,现在怀孕了,七个月左右,还有几个月就生了。在这个时候,没有埋怨我,还很支持我,不会问,为什么你拿回来的钱少了这么多,反而很关心我,还劝我出入小心点,外面太乱了。让我比较安慰一些。

  觉得很无奈,这件事发生到现在,影响到很多没关系的人,有些无奈和委屈。收入减少了很多,负担也增加了。现在还算勉强糊口饭吃,如果情况再恶劣一点,我收入再减少一点,我不排除可能真的会不做的士司机,因为都赚不到钱,可能换其他行业做。

  那些蒙面的人,现在比黑社会还凶。蒙住脸他们就可以做任何事,无法无天。这次的影响是很大的,影响社会,影响经济,影响很严重。以前对经济有严重影响的可能是“非典”时期,这次是出去都有机会会遇到示威者或者遇到示威游行。“非典”其实最主要是一些病毒,等到“非典”情况受控制,或者注意一些卫生,其实就可以度过难关。现在就看不到要怎样去度过难关。

  其实也害怕的,遇到这些情况,最担心是他会伤害你。车(被砸)那些还能算是,算了,就当是自己倒霉,因为其实是不能去保险公司那里索赔的,这些情况是要自己赔钱的。被他们打更惨,被他们伤到,可能你要进医院,这是最惨的情况。

  其实希望就是,这件事快点平息,社会继续安宁,大家人人都能养家糊口,那就很好了。我自己就希望,将来小朋友快高长大,开开心心就好了。

  记者 让宝奎 陈烁 香港报道

转载本网稿件,原则上需要书面授权,不得篡改稿件主题。本网随时有权要求第三方停止侵权行为。

本网所载内容或图片,若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hryzx.com

时间:9:00-18:0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