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你踏上回家的路—驻阿根廷使馆领事干部的年前点滴

G1549006178996.jpg

  1月22日凌晨4:30,领保电话响起。

  熟睡中的驻阿根廷使馆领事干部小陈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接起了电话。电话另一端传来一名女子断断续续的抽泣声,听起来破碎而无助:“大使馆吗,帮帮我,我要回家!我妈等不及了啊!”小陈急忙从床上起身,一边轻声安慰着慌张的女子,一边飞速记录下相关信息。

  这不是小陈第一次在睡梦中被惊醒,自担任领事干部以来,很多个清晨都会遇到类似的场景,小陈已很久没有睡到过闹钟响起了。

  电话中的女子叫林吓妹,一个在旅阿侨胞中再普通不过的名字。福清话中,“吓”意为“好”,“妹”代表“女子”,“林家的好女子”,寄寓了华夏父母们对儿女最美好的期待。

  林吓妹十年前来到阿根廷,在北部萨尔塔省经营着的一家小超市,既要码货又要收钱,起早贪黑挣点辛苦钱。在外十年,回国的次数屈指可数,开始是没条件,后来是没时间。日常只能通过手机和亲人联系。吓妹也曾尝试将家中二老接到阿根廷,但老人年事已高,熟悉了家乡的环境,不愿意轻易搬离。

  昨天下午,吓妹接到家中亲戚的电话,得知母亲突发脑溢血,已人事不醒,危在旦夕。她急忙订了第二天回国的机票,搭乘夜间大巴从萨尔塔赶到布市机场,万里奔袭,只为见母亲最后一面。可没想到,拿行李时却发现随身的挎包已被人划开,里面的证件、钱包均不翼而飞。飞机的起飞时间是下午2点,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多耽误一刻见到母亲最后一面的希望也就愈加渺茫。

  绝望中的吓妹想到了向使馆求助。时间紧迫,小陈努力清醒起来,在纸上快速梳理出加急办理证件所需材料,一项一项地解释,吓妹的情绪也逐渐稳定了下来。

  电话挂断时天色已亮,小陈洗了把脸,换上衣服又匆忙奔往使馆,以最快的速度做好一切准备,等待吓妹的到来。一天后,正在对着电脑审核文件的小陈接到了吓妹从国内打来的电话,称自己已顺利抵达上海,马上就坐飞机回福州。“陈领事,真的谢谢你!”简简单单的道谢,小陈听着却心里一暖。

  1月31日下午1:00,小刘拿起当天最后一份申请材料。

  这是使馆春节前的最后一个对外接待日,领事干部小刘长出一口气,准备结束手头的工作。一个操着北京口音的中年男子风尘仆仆地进了接待室,脸上写满了期待,“哥们,我的证件办好了吧。辛苦打拼,就盼着过年回家看看老婆孩子了。”

  小刘打开审核材料,眉头渐渐紧索,材料上赫然写着“查无此人身份信息”…经过了解,小刘得知该男子是来自某大型中资电力企业的员工,因公来阿出差却意外丢失了证件。因户口迁移的缘故,他的户口已经从原籍迁出,却还没办结另一个城市的落户手续,因而证件签发地查询不到他的户籍信息。

  叮铃一响,男子的手机屏幕上弹出了一条微信,备注名是老婆。小刘瞥到屏幕上写着“老公,儿子又哭了,问爸爸为啥还不回家。”

  此情此景,让第一次出国常驻的小刘想到了自己在国内的亲人。年关将至,没有自己,父母在家里恐怕也是倍感孤单吧。想到爸妈,小刘不禁鼻头一酸,但又回过神来,连忙安慰中年男子,“您别急,我们一定尽全力帮您解决问题。”

  时针指向了晚上九点半,距布宜诺斯埃利斯最遥远的首都—北京也开始了节前最后的忙碌。办公室里,小刘看着手中经过反复核对的材料,又一次拨通了国内相关部门的电话。最后,经过多方联系、阐明情况,小刘终于收到了确认函件。

  忙碌了一天的小刘立即打电话通知男子第二天可以来取证,听到电话里男子雀跃的欢呼,小刘紧皱了一天的眉头也终于舒展开来,嘴角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这是驻阿根廷使馆领事干部日常工作的点滴,小刘和小陈也是千千万万战斗在第一线的领事干部中的普通成员。外交顶天,架起两国关系的桥梁;领事立地,照亮海外游子回家的路。山高路远,有五星红旗升起的地方就是中国人民的家;万里相隔,就算路途荆棘我们也会奋勇向前。

  春节将至,驻阿根廷使馆祝所有在阿中国公民新春快乐,并温馨提示大家时刻注意人身财产安全,过个平安幸福年。如遇紧急突发情况,请第一时间拨打我馆领事保护电话+54 911 43992849,我们将24小时值守待命,为您提供必要的领事协助。


转载本网稿件,原则上需要书面授权,不得篡改稿件主题。本网随时有权要求第三方停止侵权行为。

本网所载内容或图片,若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hryzx.com

时间:9:00-18:00

QR code